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凤凰卫视
  • [亚太] 上证指数 2319.12 (1.00%) 深证成指 9466.14 1.78% 恒生指数 19664.10 -1.06% 台北 7233.69 0.17% 韩国 1964.83 0.39%
  • [亚太] 日经 8841.22 -0.09% 澳大利亚 4348.48 0.45% 新西兰 3294.64 0.40% 印度孟买 17234.00 0.92% 新加坡 2916.26 0.75%
  • [美洲] 道琼斯 12660.50 -0.58% 纳斯达克 2816.55 0.40% 标普500 1316.33 -0.16% 加拿大 12466.50 0.02% 巴西 62904.20 -0.08%
  • [欧洲] 英国富时 5733.45 -1.07% 法国CAC 3318.76 -1.32% 德国DAX 6511.98 -0.43% 俄罗斯 1508.04 -0.44% Stoxx50 2436.62 -0.97%
  • [其他] 纽约原油 99.70 0.00% 纽约黄金 1738.40 0.00% 人民币/美元 6.33 0.00% 美元指数 78.83 0.00% 基金指数 3782.30 1.37%
  • [亚太] 上证指数 2319.12 (1.00%) 深证成指 9466.14 1.78% 恒生指数 19664.10 -1.06% 台北 7233.69 0.17% 韩国 1964.83 0.39%
  • [亚太] 日经 8841.22 -0.09% 澳大利亚 4348.48 0.45% 新西兰 3294.64 0.40% 印度孟买 17234.00 0.92% 新加坡 2916.26 0.75%
  • [美洲] 道琼斯 12660.50 -0.58% 纳斯达克 2816.55 0.40% 标普500 1316.33 -0.16% 加拿大 12466.50 0.02% 巴西 62904.20 -0.08%
  • [欧洲] 英国富时 5733.45 -1.07% 法国CAC 3318.76 -1.32% 德国DAX 6511.98 -0.43% 俄罗斯 1508.04 -0.44% Stoxx50 2436.62 -0.97%
  • [其他] 纽约原油 99.70 0.00% 纽约黄金 1738.40 0.00% 人民币/美元 6.33 0.00% 美元指数 78.83 0.00% 基金指数 3782.30 1.37%
免费注册
亚通股份(600692)诉讼仲裁 违规记录资产抵押股权冻结
公告日期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券经纪人制度实施资格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券经纪人制度实施资格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直投业务资格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综合类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券登记结算机构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券登记结算机构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会计师事务所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券投资咨询公司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银行理财公告全文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银行理财公告全文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信托理财公告全文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监会行业分类标准(2012)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申银万国行业分类标准(2014)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其他证券中介机构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金融证券监管机构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境内其他金融机构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保险公司管理层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保险公司管理层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关联企业管理层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基金分红派息提示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召开股东大会提示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业绩预警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债权登记日,期限年,票面利率%,每百元面值每年可获息元.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债权登记日,期限年,票面利率%,每百元面值每年可获息元.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付息日,期限年,票面利率%,每百元面值每年可获息元.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可转债上市截止日。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披露延迟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披露延迟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召开股东大会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特别处理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自标引-行业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自标引-行业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恒生行业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投教库DP与CG分类对应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SAMP(专项收益支持)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SAMP(专项收益支持)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国库现金管理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其他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券公司债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券公司债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券公司短期融资券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中期票据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欧洲结算系统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欧洲结算系统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美国证券交易所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大连商品交易所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利率招标、簿记建档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利率招标、簿记建档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利率招标、定向发行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数量招标、簿记建档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资产评估确认机构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资产评估确认机构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土地评估机构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土地评估确认机构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基金公司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基金公司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财务公司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俄罗斯卢布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法国法郎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丹麦克朗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5个月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5个月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6个月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12个月或1年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90天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90天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91天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3个月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一季业绩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一季业绩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中期业绩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申报稿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长期)BB-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长期)BB-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长期)B+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短期)A-1+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SHIBOR(1Y)10日均值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SHIBOR(1Y)10日均值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SHIBOR(1Y)20日均值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SHIBOR(6M)7日均值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监会批准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证监会批准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未通过主管部门或政府部门批准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银行间短期融资券收益率曲线(AA+)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银行间短期融资券收益率曲线(AA+)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银行间短期融资券收益率曲线(AA)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银行间固定利率商业银行债收益率曲线(AA+)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非金融机构(合计)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非金融机构(合计)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非金融机构银行间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投资者分类总合计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港股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港股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中债-浮动利率金融债指数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中债-浮动利率金融债指数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中债-银行间国债指数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中债-短融50指数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特别结算会员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特别结算会员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交易会员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一年定存--首期取发行日利率,以后各期取当期起息日利率为基准利率且有最低利率限制;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一年定存--一年多次付息,首个起息日到次年对应日为利率年度,取首个起息日利率为利率年度基准利率,以此类推.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基准利率参考指标--取起息日的B_2W(首期除外)为基准利率;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验资费用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验资费用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承销及保荐费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费律师、会计师及评估费用等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财务公司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财务公司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风险投资公司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18M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1Y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债券托管量(本币债)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本币债托管量(不可流通债券)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待购回债券余额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结构型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结构型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券商资产管理类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副监事长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常务副总裁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常务副总裁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董事会秘书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财务负责人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休假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休假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丽,被告张家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秀芳、被告大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红皿、被告安全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云江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于2018年3月27日撤回对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徐冰的起诉,本院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合同》合法有效,因执行期限届满而终止; (二)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1300000元及利息500000元;付款方式:货款1300000元及利息300000元已于2018年3月28日庭前清偿完毕,剩余利息200000元于2018年6月30日之前支付; (三) 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未按约履行前述付款义务,则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需支付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200000元为本金,自2018年7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的逾期付款利息; (四) 被告安全平对上述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 本案件诉讼费12487.50元,由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六) 原告放弃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予以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开始任职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 2015年7月,公司与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公司将位于崇明区城桥镇八一路328号的房屋(精品商厦)租赁给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10年,自2015年8月15日期至2025年8月14日止,租金为2500000.00元/年,按照先付后用的原则,第一期租金在签约之日付清,以后每3个月支付一次,第二期租金在2016年1月14日之前付清。而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仅在2015年7月8日支付了保证金200000.00元、租金625000.00元,后经公司多次催促才在2016年8月4日支付租金300000.00元。截止到2017年9月15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2668037.81元,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两者合计2799371.44元。 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返还房屋;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暂计到2017年9月15日),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拖欠的水电费131333.63元(暂计到2017年7月),最终金额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截止2018年1月31日,上海易庆安实业有限公司已拖欠公司租金3488454.48元,水电费276188.33元,两者合计3764642.81元。

标的 拖欠的租金人民币2668037.81元、拖欠水电费131333.63元
一审判决内容

二审判决内容

执行情况
诉讼方与本公司关系 深市所有权证
偿还或被偿还金额
诉讼费用
或有损失
诉讼仲裁 公告日期:2018-02-08
股票代码 600692
股票简称 亚通股份
原告
被告
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诉讼类型 诉讼
案件描述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被告一: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 被告二: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 被告三:安全平 被告四:徐冰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的三级公司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巨国际”)于2016年10月20日与被告一签订《煤炭采购合同》,约定双方开展动力煤采购业务,由善巨国际向被告一采购后指令发货至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2日,善巨国际依照合同约定,通过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向被告一汇款人民币7408800.00元用于预付90%两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每一列煤炭货款均分为人民币3704400.00元,根据每次发货的最终进港过磅数量进行结算。2016年11月18日,善巨国际又向被告汇款人民币3855600.00元用于预付90%第三列货运列车动力煤的货款。依照合同约定,被告一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然而对于第二列动力煤,被告一曾告知善巨国际已发货,但后续又通知善巨国际和秦皇岛睿港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称该批已发动力煤不是善巨国际的货物,实际上至今仍未发货;至于第三列动力煤于2016年12月28日才予以发货。依据善巨国际与被告之间合同约定,善巨国际应按照合同金额的90%支付预付货款,而被告应于收到货款后两周内发货,否则应按照日千分之一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若超过一个月未发货,则应返还本金加相应滞纳金。被告未履行应尽义务,显然构成违约。 善巨国际要求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抵消应付款项之后的欠款共计1524307.26元。 之后善巨国际与被告一一直在协商要求发货或者退款,但被告一无故拖延时间,既没有发货也没有向善巨国际退款。2016年12月13日,被告一、被告三和被告四向善巨国际出具承诺函,承诺最晚于2016年12月22日前将货款全额退给善巨国际,被告三和被告四承担个人连带责任,但于善巨国际起诉之日,被告一分文未付。 被告一的股东为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即被告二,被告一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被告二应当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善巨国际认为被告一拒不支付相关款项的行为已经违反合同约定,严重损害了善巨国际的合法权益,请求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善巨国际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请求被告一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暂时计算至2017年4月30日,实际计算至被告一完全支付日止;请求判令被告一承担本案原告一审的律师费共计40000.00元及为本案实际发生的差旅费;请求判令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对被告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标的 返还货款总计1524307.26元、支付逾期发货滞纳金共计人民币707616.00元
一审判决内容

2018-2-8:本案四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原告与第一被告在双方所签《煤炭采购合同》中约定发生纠纷“由违约方对方所在地法院裁决”,其条文本身的含义具有不确定性。谁是守约方,谁是违约方在庭审前不能确定,认为合同中的约定管辖条款无效,应依法由被告住所地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8月23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2017)沪0151民初5710号﹞,驳回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的管辖异议申请。管辖权异议申请费人民币100元,由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共同负担。 2018-4-5:2018年4月4日,公司收到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发出的(2017)沪0151民初5710号《民事调解书》,主要内容如下: 原告上海善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大同煤矿集团大同煤炭运销张家坟发运有限公司、被告大同煤矿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大同有限公司、被告安全平、被告徐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施惠康独任审判。2017年7月17日,被告方就本案的管辖提出异议。本院于2017年作出裁定驳回异议。第一、二、三被告不服上诉,二审于2017年11月30日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8年1月3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被告张家坟公司和被告安全平当庭对承办法官提出回避申请,故中途休庭。本院于2018年1月5日作出驳回回避决定,被告张家坟公司不服,申请复议,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经复议再次驳回,维持原决定。后于2018年3月13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